138阅读网 > > 绝世娇宠:双面伊人婤子 > 第686章 墨白失踪
  这夜,新婚夜,明明一夜未眠!

  第二天,她原本要亲自去墨家还那房产证的,想想,还是直接同城快递寄了过去。

  人送到时,墨家正好吃饭时间。

  “啧啧啧,爷爷,您看看,人家可不领您的情,这不要就算了,人都不愿意来,还寄过来。”

  墨欢打开快递,抱怨着。

  墨老爷子没接话,只是转头,视线落在一侧的空位上,放下了碗筷,起身。

  “爸,您不吃了?”

  金玲站了起来。

  “让小四回来一趟。”

  “爸,您让他回来做什么,他最近忙着新公司的事。”

  老爷子瞥了金玲一眼,金玲住了嘴,忙改口道:“小欢,给小四打电话,让他晚上回来吃饭。”

  墨欢嘟了嘟嘴,皱眉,“妈,小四的手机,一直关机呢,我早上打好几个电话了。”

  这时,桌子上的人,都停下了吃的动作,视线集合到墨欢面上。

  接着,纷纷拿出了手机。

  果然,结果都一样。

  “给他助理打电话,问问人在哪儿?”

  墨欢点头。

  响了两声,被接起,只是,答案是,他们也正在找他。

  “我正想打电话给你们呢?早上开始,就联系不上了,他常去的地方,我都找过了。”

  “你天天跟着的,怎么会不知道他去哪儿了?”墨欢出口抱怨道。

  墨老爷子咳了声,呵斥道:“小欢!”

  “唉呀,都别埋怨了,赶紧找找啊,他朋友都联系下,看看是不是昨晚喝醉了,睡哪儿了?”

  金玲急的瞬间,脸都涨红了。

  “妈,你怎么知道小四昨晚喝酒了?”

  “那女的昨天结婚,他还能好哪儿……”话说一半,金玲意识到说漏了嘴。

  瞪了金环一眼,转身,就去了电话机旁边。

  只是,任他们找遍了平常墨白爱去的地方,却还是一无所获。

  “妈,要不咱们报警吧?万一小四他想不开呢?”

  墨欢急得语调都变了。

  金玲将手上的手机往一旁的沙发上,重重地拍了过去,“为了那么一个女的,如果他就想不开,让他死了算了。”

  说完,捂住脸就哭了起来。

  墨小静从外面走了下来,寒琪风扶着她。

  “二姐,你怎么从医院出来了?医生不是说要卧床吗?”

  墨欢迎了上去。

  墨小静皱眉,“小四都出事了,我哪还躺得住?”

  这一夜,墨家发动了周边不少的势力,几乎没将a市翻了个遍。

  可,却一无所获。

  “以他的能力,他要真想藏起来,怕是别人知道了,也不敢说。”

  墨小静提醒着,顿了下,抬头看着墨老爷子,“爷爷,要不,打个电话给明明吧?”

  “给她做什么?给她看笑话?”金玲扯着嗓子就叫了起来。

  墨小静往寒琪风怀里靠了靠,接过他递过来的温水,小抿了一口,“妈,是面子重要,还是小四重要?万一明明知道他在哪儿呢?”

  其实,在坐的人,早就有这种意识了,只是心里都明白,这样做,不太好。

  老爷子是顾忌明明新婚,怕打扰了她,其他人,是顾忌金玲。

  几翻等待下来,眼见着,天,又渐渐暗了下来,却依然无果。

  金玲才慌了,自己打起手机,拨通了明明的电话。

  此刻,明明刚下班,因为她与王博的关系,俩人都是刚入职不久,所以,也不好请假,以至于,今天都开始上班了。

  “喂,你好。”

  明明没存金玲的号。

  “人在哪儿?”

  独属于金玲的声音合着熟悉的语气传过来时,明明怔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。

  “阿姨……”

  “小四不见了,你知道他在哪儿吗?”

  明明手里挽着的包,应声而落。

  她吞咽了一下口水,吸了口气,才开口应道:“阿姨,他什么时候不见的?”

  “你结婚那天。”

  路边的风似是更大了几分,吹散了明明额前的头发,也吹凉了她的心。

  “到处都找了,都找不到,你……”

  “阿姨,我晚点给你回话。”

  明明“啪”挂断了电话,在路边呆了片刻后,她扬起手臂,拦了辆出租车。

  抱了一个,她脑子里的地点。

  那个酒店。

  到了那,明明并没有问前台,而是直奔电梯,直奔那间房。

  越靠近,心跳,越快。

  站在房间的门口,她迟疑了好一会儿,才敲门。

  “谁?”

  一个字,带着几分嘶哑,却已足够。

  “墨白……是我。”

  她回应道。

  里在没了反应,明明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门,等了很久,很久……

  就在她想转身离开,反正知道他在这,找到就行了时。

  门从里面拉开,接着,她还来不及反应,就被一下子扯了进去。

  普天盖地的吻落在了她的脸上,脖颈处,她惊魂未定。

  待反应过来时,外套已被脱掉。

  而那只手,却根本没有停的打算。

  “墨白……”她伸手去推他,却被墨白双手禁锢,放于脑后。

  接着,又e6509015用双腿固定住她的腿。

  再次吻了下来。

  他的吻不似记忆中的温柔,很霸道,很用力,如果不是他身上熟悉的味道。

  她甚至怀疑,是不是墨白?

  可,很显然,是的,她忘不了他的体香,他的呼吸,他的气味。

  “墨白,你冷静点……”她趁着换气的档口,低声呵斥道。

  只是,墨白完全充耳不闻。

  手下的动作,反而更粗鲁了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