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阅读网 > > 网恋翻车指南 > 第66章 第 66 章
  景欢看了眼系统公告,他因为死亡掉了几十金和三千多万经验值。

  钱倒是小事,就是经验值让他有点心疼,三千多万经验,他得刷一星期才能刷回来。

  “掉了多少钱?”向淮之问。

  “钱没掉多少,就八十来金。”景欢蔫蔫的,“经验掉了三千多万。”

  【心向往之给了你100金。】

  景欢一愣,立刻把钱丢了回去:“你干什么?”

  向淮之再次把钱扔给他,这次变成了三百金:“我掉线了,不然刚刚不会输。”

  一瞬间,景欢有些心虚。

  要不是因为自己,陆文浩压根不会追着心向往之打。

  这点心虚很快被他抹掉,景欢想了想,给自己留了八十金,剩下的丢了回去:“多的我不要,哥哥。”

  向淮之没再执着:“经验以后再带你刷回来。”

  景欢沉默了下,半晌才应:“好。”

  *

  闲人阁和无极的这场战斗连续打了三天都没有要平息的苗头,丝绸之路仍然热闹,两边门派的杀手团也在各个野图严阵以待。

  不过战况已经没头天那么夸张,毕竟大家现实生活中都有事要忙,做不到二十四小时都在线。

  为此,春肖还特地把全帮人员的在线时间统计了一下,并按时段安排了不同的队伍。

  景欢他们负责晚上七点到十点。

  这天一下课,景欢就被陆文浩勾住脖子,往怀里一扯,是个锁喉的姿势。

  “欢欢,你这小没良心的,可不能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兄弟!”他骂,“你都多少天没跟我俩处了?”

  “我什么时候和你们处过?”说是这么说,景欢没挣脱他的动作,“而且我说了,我没女朋友。”

  高自翔双手插兜:“那你每天下课赶着回去干什么?”

  赶着杀你们帮派的人啊。

  “赶着看LOL比赛,S9开始了不知道?”景欢觉得喉咙痒,咳了一声,懒洋洋地问,“你们不是合区了么,一天天怎么这么闲?”

  “我们帮安排了值班时段,我俩是中午的班。”说到这,陆文浩得意一笑,“听说心向往之为了躲我们,排晚上去了,我正琢磨着让帮主给我们换一换。”

  不提还好,一提景欢又开始心疼他那三千多万经验。

  “帮派这么多人,哪是说换就能换的?别折腾了。”景欢拍拍他的手,“松开,我要回去。”

  陆文浩没动:“别啊……”

  “景欢。”

  听见有人叫自己,景欢挣扎着转了个身,看见身后站着的向淮之,他笑了声:“哥?”

  向淮之皱起眉,紧紧盯着他俩的姿势,半晌才问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  陆文浩乐呵呵地跟他打招呼:“学长好。”

  向淮之没看他,只是冷淡地应了句:“嗯。”

  “没干什么,我们刚下课。”景欢又拍了拍陆文浩的胖手,这回他带了点力气,“你他妈的……赶紧放开。”

  陆文浩把人松开,佯装受伤:“你变了,以前你都随便让我抱的。”

  景欢笑骂:“滚蛋,我什么时候让你抱过。你俩赶紧走吧,再晚餐厅没位置了。”

  “景欢。”向淮之又叫了他一声。

  “嗯?”

  向淮之原本想约他吃饭,又想起他们一会儿还要去丝绸之路值班,话到嘴边变成了:“一起回去?”

  两个男生肩并肩朝后门方向走去,陆文浩摸摸肚子:“翔儿,咱也走吧,再晚真吃不上了……你看啥呢?”

  高自翔看着他们的背影,蹙着眉道:“没,只是有点奇怪。”

  陆文浩茫然:“哪里奇怪?”

  “向学长好像对我们挺冷淡的?”

  陆文浩笑了:“他不出了名地性子冷吗?”

  “可他对欢欢就很好啊。”

  陆文浩一噎:“好像是……不过欢欢一直都挺讨喜的,可能向学长也喜欢他,就对他好呗。”

  高自翔回头,眼神复杂。

  他原本还没觉得有什么,陆文浩这么一说,反倒让他的想象范围更宽广了。

  “干嘛这么看我?”陆文浩莫名其妙道,“我们还吃不吃饭了?”

  高自翔放弃跟他沟通:“吃,吃死你,走吧。”

  景欢上线的时候,队友们都已经在等着了。

  [队伍]小甜景:呜呜呜抱歉,来晚了QAQ

  “没事,向向也刚回来。”路杭伸了个懒腰,“你怎么不开麦?”

  [队伍]小甜景:今天嗓子有点不舒服。

  可能是这几天掐着嗓子说话多了,他喉咙出了点问题,不过没什么大事,只是喉间发痒,偶尔咳两声。

  不开麦,也是因为他懒得装嗲,不想营业。

  向淮之顿了下,他刚刚并没听出景欢的嗓子和平时有什么不同。

  “吃药没?”向淮之问。

  [队伍]小甜景:没呢哥哥,只是换季有点感冒,没什么大事。

  “那你是得注意点,最近我们这特冷,我平时在寝室都要盖被子。”路杭顺口问,“你是哪里人啊小景景。”

  景欢:“我是……”

  “东西都带好了?”向淮之牵着他们往丝绸之路走去,不露痕迹地打断他的话,“一会儿注意血量,别想着省药,缺什么药材直接问我拿。”

  路杭不放过任何占亲亲舍友便宜的机会:“回神香你那也有多的?”

  向淮之丢给他五个回神香,终于成功让他闭上了嘴。

  陆文浩的队伍被无极安排在了中午,实际上是无极帮主怕心向往之报仇,专门盯着陆文浩杀,才特意做的安排。

  没了顾忌,向淮之佛挡杀佛,所向披靡,再也没回过重生点。短短三天,论坛上又多了十来个“向神精彩操作剪辑”。

  “就只有向神精彩操作,没有路神精彩操作!!”路杭气道,“这些网友怎么就没有一双会发现美的眼睛?”

  爱是分你吃叹了声气:“这还要打多少天才能结束啊,我还想刷有情人活动呢,活动都出两天了。”

  路杭好奇道:“你和谁刷?”

  “和我自己的小号……”爱是分你吃说,“我只是想刷那件限时时装。”

  做有情人任务需要去野图找各路NPC,现在所有野图都有无极的杀手在蹲守,根本没法愉快地刷活动。

  路杭:“应该快了吧,我们帮的帮派资金已经超他们很多了。”

  十点,五人准时下班,一刻不多待。

  今天清了七个队伍,待队伍回到主城,景欢忍不住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,好的不灵坏的灵,他好像真感冒了,整个人都有点疲。

  向淮之原本打算带他去做日常,却见小狐仙第一个退了队伍。

  [好友]心向往之:?

  [好友]小甜景:怎么啦哥哥。

  [好友]心向往之:做不做日常。

  [好友]小甜景:好啊。

  [好友]小甜景:不过能等等吗?我想下楼一趟。

  [好友]心向往之:干什么去。

  [好友]小甜景:买药。

  向淮之指尖微微一顿,然后打字:去吧。

  “春肖在群里说了,”路杭站起身舒展了下筋骨,“无极那边好像快不行了,在跟其他帮派的人商量着合伙搞我们呢,你觉得会有帮派和他们合作吗?”

  半天没得到回答,路杭回头:“向向?”

  向淮之敷衍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路杭看了眼时间,拿起外套随便一披:“还早,我去隔壁打会牌,别锁门啊。”

  路杭走后,寝室只剩下向淮之一人。

  他背脊挺直,几秒后,他松开鼠标,往椅子上靠去。

  四周鸦雀无声,那点心思在此刻格外分明。

  他们学校位置偏,周围只有两家药店,一前门一后门。

  他想下楼见他。

  向淮之对这个念头并不意外,只是不知道这些想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  桌上的手机轻轻振了一下。

  小景呀:草,楼下药店关门了……前门药店具体位置在哪来着??

  【“小景呀”撤回一条消息】

  向:?

  小景呀:我点错表情包了哥哥[可爱]

  向淮之垂着眼,打开表情包,挑来挑去都找不到想用来回复的。

  最后他直接把手机丢进兜里。

  *

  景欢拎着药慢吞吞地从药店里走出来,冷风往脸上一吹,他立刻打了个喷嚏。

  他揉揉鼻子,一抬头就看见站在车站旁的向淮之。

  向淮之双手揣兜,静静地看着他,有那么一瞬间,景欢甚至觉得对方是在等自己。

  “哥,”景欢回过神来,下意识往向淮之那边走去,“你怎么在这?在等人?”

  向淮之摇头:“夜跑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么冷的天,夜跑?

  他一到冬天就想在被窝里扎个营,这辈子不出来。

  “怪不得你体格这么好。”景欢由衷地称赞,“那我先回去了,你加油。”

  “一起。”向淮之面色如常地跟在他身边,“我跑完了。”

  可您这看起来也不像刚跑完步的样子啊。

  景欢有些疑惑,不过没问:“好。”

  “你感冒了?”向淮之看了眼他手上的药店袋子。

  景欢笑了笑:“是啊,不慎中招。”

  “最近降温,注意保暖。”

  “好,哥你也是。”

  景欢说话时,一直在左右张望。

  向淮之也发现了,问他:“你在找什么?”

  “不是,我在看有没有人拍我们。”景欢收回视线,虽然病了,语气还是痞痞的,“抓到了我一定揍他一顿。”

  向淮之侧头,垂着眼睛扫了他一眼。

  从他的角度能看到景欢的后脖颈,他连条围巾都没戴,修长白皙的脖颈全露了出来。

  他想起景欢被人揽在怀里的场景,眉心很轻地皱了一下。

  “你很在意吗?”

  景欢闻言一愣,转过头去:“嗯?”

  “照片,”向淮之问,“很在意?”

  “也不是……”景欢舔舔唇,“我就是,不怎么喜欢被拍,很奇怪。”

  向淮之颔首,想起什么似的:“对了,你和你喜欢的人……怎么样了?”

  景欢一愣,好半天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。

  说出去的谎泼出去的水,事到如今也只能继续圆:“没怎么样,没追上呢。”

 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说的也算是实话。

  向淮之又问:“你很喜欢那个人?”

  景欢转过头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。

  向淮之被看得有些慌乱,不过他面上很镇定:“怎么了?”

  景欢笑了起来,眼睛弯弯的:“没,只是发现你好像对我喜欢的人很感兴趣。”

  向淮之说:“想到了就问问,你不想说也没关系。”

  “喜欢啊。”景欢语气随意,“不喜欢怎么会追他。”

  街上人影寥寥,两个男生并肩走着,说的话题就像是朋友之间的闲聊唠嗑。

  只有向淮之自己知道,身边这个人,正在对自己表白。

  他内心隐隐升起一股隐秘的愉悦,还有难以描述的郁躁。他甚至想坦白,说自己就是心向往之,问他到底喜欢自己什么,再问他相较于游戏,现实中的自己有没有更让他动心。

  “不过,”景欢呼出一口热气,抱怨道,“最近追得有点累。”

  向淮之怔了怔,转头看他:“嗯?”

  “怎么追都得不到回应,有些烦了。”景欢半真半假地说,“不想追了。”

  还不如买五个号杀人来得干脆痛快。

  向淮之心一沉,连带着脚步都沉重几分:“你要放弃?”

  景欢没答反问:“哥,你追过别人吗?”

  男生眸子在昏暗的环境中尤其明亮,向淮之跟他对视片刻,才收回视线:“没有。”

  景欢点点头,他估计是被风吹糊涂了,向淮之这种男生怎么可能追别人。

  向淮之抿着唇,刚想继续追问,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后门了。

  “哥,我租的房子就在这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景欢朝他挥挥手,“晚安。”

  待男生的背影消失在楼里,向淮之才回过神来。

  短短几分钟里,他脑子里都是刚才那句“不想追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