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还知道孤儿院的具体位置吗?”

  没等顾可彧回答,陆季延继续讲。

  “但是我已经忘记了具体的位置。”

  顾可彧开始疑惑,这个陆季延今天带自己会来的目的不是考验自己吗,怎么现在又说自己不知道孤儿院的位置。

  她心里还是一愣,随机冷静下来等待接下来考验。

  顾可彧可不相信今天带她回来就只是看看家里的情况,考验一事势在必得。

  要想知道她是不是真正的“彧彧”,今天就能见分晓了,顾可彧必须要打起精神准备应对。

  幸亏提前她做了功课。

  顾可彧指了一下那边,示意在那边。

  手指指向的的方向就是顾可彧提前做好的功课,她信心满满,充满了自信。

  看见了顾可彧的动作,陆季延心里有一丝悸动,即使一闪而过让人捉不到,但确实是存在的。

  “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  陆季延在前面带路,顾可彧跟在他的身后,微风吹起两人的发梢,掀起各自的思绪。

  眼底各自的心思,都不一样。

  陆季延想要一探究竟验证眼前的人是真是假,顾可彧是想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被发现。

  边走边想,顾可彧还在心里暗暗想,赵伟给自己的信息是不是对的,这么走是不是正确的。

  当初下定决心假扮“彧彧”的,仔细回想资料,熟记路线图,也来实地考察过,孤儿院的位置就在那边。

  还好自己原来小时候经常来这边。

  两人走到后,顾可彧仔细辨认了一下,就是这里。

  陆季延突然开口。

  “其他的‘彧彧’都以为清泉村现在的孤儿院就是我要找的,其实并不是,没人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孤儿院。”

  顾可彧心里咯噔一声,她还真没想到,幸亏这个赵伟靠谱。

  陆季延不再说话,一个人站在废墟旁看,看着落败的景象,这种感觉仿佛他在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。

  突然,顾可彧觉得自己是个坏人。

  陆季延用尽全力去寻找“彧彧”,而自己却在假扮,这对他是欺骗。

  但是,既然选择了就不可能翻脸承认自己是假的。

  这条路只能走下去!

  陆季延突然开口,打破了宁静。

  他眼底包含的情绪从一开始的惊讶激动转变为了平静与安稳。

  “你有想起来什么事情吗?”

  顾可彧冷静心神,淡定回答。

  “其实也记不太清楚事情了,时间过去的太久,我自己本身也不是天天在孤儿院,能记起来的在上次都和你说过了。”

  陆季延听完无奈地笑笑。

  “这样啊,其实我也不记得了。”

  语气十分平静,没有特别的情绪在里面,但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在里面。

  “啊?怎么会这样子?”

  顾可彧内心深处更是对自己更痛恨了,十分纠结。

  陆季延平静地回答:“是,自从我醒来之后,我的记忆就消失了,选择性消失了一些记忆,脑海里只有一个信息,就只记得‘彧彧’这个名字。”

  顾可彧心里咯噔一声。

  “其实,我也不记得她的脸,她的一切我只记得一个名字。”

  真的没有办法想象,面前这个男人就这样没有记忆的活了这么久,空白的大脑里没有任何记忆,活在这个世界里太孤单了。

  可是这个记得的名字是他唯一的记忆,这也许就是支撑他后来生活的信心与支柱,但是自己却欺骗了他。

  顾可彧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说再说都无法抚平他内心的伤痛。

  有一瞬间,顾可彧希望陆季延可以从漏洞中发现自己是假的,不要再相信自己了。

  她真的很想转身离开。

  “你确定我就是那个‘彧彧’吗?”

  顾可彧其实很犹豫这句话该不该问出口。

  陆季延听到这个问题突然一愣,抬头看了一眼顾可彧。

  在他过去自己主动找的还有来找他的所有“彧彧”里面,能给自己不一样感觉的女生顾可彧是第一个,仿佛她就是真正她要找的人,因为她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眼前的女孩是他要找的人吗?

  陆季延自己也不确定。

  眼前所经历的一切,都充满了不确定性,也许这个女孩也是假扮的,可能都是她提前预谋好的一切。

  陆季延今天认认真真的从头到尾打量了眼前的女孩,高挺的鼻梁向下延伸即是樱桃小嘴,整个脸颊看起来不是什么国色天香,但是就这种组合起来的气质让人感觉非常舒适。

  她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会喜欢的女生,反而是那种越看越有味道,当然心旷神怡的感觉。

  特别是在今天这样的环境里,陆季延觉得十分心动。

  淡淡的美丽充满了恬静和优雅,不仅仅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魅力女人,其实内心深处充满了坚强与勇敢,不仅如此还十分独立。

  所有的气质都会从一个人的眼睛里透露出来,顾可彧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个人魅力的女孩子,已经一步一步渐渐的走入了他的心,在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。

  这一刹那,陆季延心里的悸动即将喷涌而出,这种情绪再也无法抑制了一般。

  陆季延没有过这种悸动,但是也不排斥。

  从一开始,两个人的相遇他以为是顾可彧故意安排算计好的,到后来的点点滴滴,从他开始在意顾可彧和别的男人有联系的时候,他很嫉妒,再到后来顾可彧遇到麻烦,他五次三番解救。

  每一次的相遇都奠定了后来陆季延对顾可彧的感情。

  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按照该有的轨迹一直发生着,顺其自然,水到渠成。

  再后来,眼前这个人可以牵动自己的情绪,自己也没有那么反感,他就深深地意识到,他不排斥眼前这个女人,哪怕他将这个人可以牵动自己的情绪,自己也没有那么反感,他就深深地意识到,他不排斥眼前这个女人,哪怕她顾可彧是假扮‘彧彧’也没就关系了。

  他在乎她,这就足够了,不需要别的来佐证。

  不管他们之间的相遇是不是是安排好的他都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