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阅读网 > > 契约总裁小萌宝酒暖花深 > 第218章 不会离开他
  医院单人病房,靳司琛刚安排好简惜住进来,没想到大姐就来了。

  靳凡佩板着脸,不无紧张的走到靳司琛面前,将他上下审视了一番。

  “你遇上袭击了?”看到他好好的,真和媒体报道的那样没有受伤,她才暗松一口气,但还是绷着脸。

  “大姐您那么快就收到消息了?”

  “哼,你不看看报道上全是你遇袭的新闻,我能不知道吗?”靳凡佩没好气的冷哼一声。

  “让您担心了,我没受伤,倒是小惜受了点伤。”靳司琛道。

  靳凡佩看向病床那边的简惜,她今天倒是难得安静,一动不动在坐在那里看他们这边。

  她一时之间也瞧不出简惜哪里受伤,语气还是不怎么好的轻嘲道:“遇袭的是你,她怎么会受伤?”

  靳司琛眸光淡淡流转,看向安静的女人,心还是有点疼,低声道:“她是为了我才受伤。”

  他这么说让靳凡佩听起来像是简惜为了救他受伤,她神色一凝,打量简惜的目光变得复杂。

  上回简惜就为他挡了一枪,当时她认为简惜是为了和他复合才铤而走险,完全是暗藏心机。

  如果这次简惜再次为他受伤,那她不得不重新考量简惜的为人。

  毕竟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就为另一个人玩命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简惜为了他连命都敢不要,那么她还有什么理由阻止他们在一起?

  她也清楚,真心不是那么容易得到,何况是让一个人为你付出一切,包括生命。

  想到这些,靳凡佩的脸色有了不易察觉的变化,语气缓了些:“她哪里受伤了?”

  靳司琛神情凝重下来,沉默几许才道:“子弹打过来的时候伤了她的耳朵,她现在什么都听不到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靳凡佩惊诧的看着他,按照他这话的意思,简惜耳聋了?

  “医生怎么说?”

  靳司琛眼底眸光微闪,依旧面不改色道:“医生说现在只能住院观察治疗,能不能好……还说不定。”

  靳凡佩看向一言不发的简惜,难道她那么安静,原来是听不到了。

  她打量简惜的目光愈加复杂了,这女人上次为靳司琛挡枪差点丢了命,这次又为了他直接变成聋子!

  她现在忍不住要骂简惜一句是不是疯了?

  莫名的,她倏然觉得这女人也不是那么糟糕了,虽然她的身份确实太普通,难以配得上弟弟,但她那一片真心难能可贵!

  靳凡佩来到病床边,拧着眉打量简惜,咳了声,不自觉提高音调道:“简惜,你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

  简惜这会还没完全缓过神,一直在想是谁想杀她?

  加上现在耳朵失聪,根本没了心情,见靳凡佩绷着脸出现,她心想,他大姐大概又是来找她麻烦了。

  所以她也不管靳凡佩说什么,直接道:“靳大姐,我没纠缠司琛,不过我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,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不会离开他的。”

  靳凡佩眉头皱得更深,简惜的回答明显和她的问话对不上,她真的听不到?

  “是吗?你觉得我会同意你们结婚吗?”靳凡佩顺着她的话冷淡道。

  简惜依旧不知道她说什么,只是看到她嘴唇张合,知道她在说话,猜测她会说什么,但一定不是什么好话。

  “我听不到你说的话,不过我要告诉你,如果你来劝我和他分开,那你别浪费口舌了。”简惜说完躺下去,她想休息一会。

  靳凡佩冷瞪着她,还真是个倔女人!

  看到简惜一边的耳朵包扎着,看来靳司琛没有骗她,简惜真的伤了耳朵。

  跟一个听不到的人也不好说什么,靳凡佩回头看向靳司琛,问:“知道是谁派人来开的枪吗?”

  她知道靳家的仇家不少,但敢光天化日之下动手的,她想不到有谁。

  靳司琛摇摇头:“易繁带人去找了,我在等消息。”

  “找到之前,你先不要露面了,集团的事我来处理。”靳凡佩担心杀手一次不成功还会来第二次。

  “我有分寸,大姐放心。”

  靳凡佩就是不能放心,她看着眼前高大沉稳的男人,不得不承认,他确实长大了,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。

  沉默了片刻,她问:“你真打算和她结婚?”

  靳司琛对上大姐审视的目光,没有丝毫犹豫的沉声道:“是的,大姐,我不想失去一个为了我敢玩命的女人。”恐怕也只有她一人敢为他这么做。

  又是一阵沉默,靳凡佩再次看向病床那边的女人。

  久久之后,靳凡佩也没说同意还是反对,收回视线转身便走了。

  靳司琛目送她离开,他已经明白了,大姐没有开口反对那也就表示放手不管了。

  她不会阻止他和简惜结婚。

  突然间,他不知道这次的遇袭是好还是坏。

  大姐离开没多久,易繁回来汇报情况。

  简惜刚睡着了,靳司琛走出病房,让易繁在外面汇报。

  “靳总,人抓到了。”

  靳司琛鹰眸一沉:“审过了?”

  “是,他是南宫家雇来的杀手,目标是简小姐。”

  靳司琛身上透出一股寒冽,鹰眸也眯起:“南宫家?”

  按理说,和南宫家有过节的是他们靳家,南宫家怎么会派杀手要简惜的命?

  难不成南宫家是为了给他下马威,要他女人的命警告他?

  不,这也不像南宫家的作风。

  说起来他们两家斗了那么多年,南宫家要对他下手不会等到现在。

  何况他今天才正式宣布他们的婚讯,南宫家不可能提前知道她将会是他的妻子。

  那么只有一点,简惜在南宫锦那里工作的时候,得罪了南宫家里的人?

  或者是为了那一次工地出人命的事,简惜让南宫集团差点丢了项目?

  但据他所知,南宫锦已经出面摆平这件事,南宫家没道理追着一个小设计师不放。

  是什么严重的事,非要他们派杀手来要简惜的命?

  靳司琛随即让易繁再去打听南宫家到底为什么派人来要简惜的命,他不能留着那么大隐患。

  如果南宫家那边不肯放过她,那他也不会放过南宫家。

  靳司琛在走廊站了一会,准备回病房的时候看到不远处,南宫锦出现了,正往他这边走过来。